-59-

想带王俊凯王源去冰岛看极光。

cn怀槿/手帐狗/语c渣。

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吃羊肉包!♡

墙头多首页杂。

这里顾存易勾搭。

少年手可摘星辰,美人一笑也倾城。

怀瑾握瑜兮,穷不知所示。

【国庆联文】当你的哨兵不要脸 [ 哨兵AU ] (4)

尤其:

嗯,请你们看完别打我。 我对这设定一点也不了解!还有莫名其妙的剧情发展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果可以倒流...

-
孙杨脑中突然想起了之前宁泽涛说小时候没逃过去塔里登记。

等等,也就是说...可以去拿那个?

虽然不怎么确定有用....孙杨想,但至少应该尝试一下。

孙杨趁着守卫去拿东西的空挡,潜进塔里偷走了宁泽涛的向导素。

每一位向导都必须到塔里留下一份向导素,方便追踪,虽然极大多数向导都会借自己能力躲掉这个东西,但宁泽涛就恰好躲不掉,以前就一直听他抱怨这件事,自己也会跟着应和几声,现在看来...也不是什么坏事嘛。

偷向导素是违反规定的,这一点孙杨早知道了,虽然现在身上还有处分没消掉,但他的向导此时此刻生死未卜,他不能就此作罢。

来到建筑物前,孙杨小心的沿着墙壁走到门口,往里偷瞄了一眼,这栋建筑物很怪.....

单从外观看的话,十层的大楼居然从第一楼往里看连上楼的楼梯以及电梯也没有,里面全是残缺不全的废品。

“怎么回事....”孙杨皱眉,他实在没头绪猜里面还有别的房间...根据徐嘉余给自己发的消息,地下一层...可是这里面除了废品之外什么也没有....

按理说应该有什么机关才对....孙杨踹开门,一股器械腐烂的味道侵入了他的鼻子,强化的五官闻到现在真不是什么好滋味....

孙杨大力的喷了记鼻响,眼睛里毫不遮掩得表达对这里的厌恶。

“谁?!”耳朵听到一声易拉罐被撞到的声音。

-
“包子,起来吃早饭了!”

宁泽涛一个激灵的醒了过来,手心上冒着冷汗,当他清醒后,看着这一点都不熟悉的天花板,这才想起来之前被迷晕的事情。

“靠.....”宁泽涛企图想坐起来,可是手和脚全被铐的死死的,想动都动不了。

往右边一看,这是一座规模很大的实验室,右上边有两个人在交谈着什么,但宁泽涛根本没兴趣知道。

其中一个拿着文案的人瞄到躺在实验室床上的宁泽涛,停下了和别人的谈话,他从口袋里掏出摄像机,喃喃了几句。

过了一会儿,实验室的门被打开了。

刚刚拿着对讲机的人立马站挺了身子,行了个很标准的军礼。

进来的人穿着一袭白大褂,铂金色的头发梳理的很整齐,棕绿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宁泽涛,因为他脸上带着口罩,宁泽涛并不能看清楚那个人是谁,不过,按那个看守的哨兵行的军礼,应该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......

简单和看守的哨兵交代了几句后,哨兵点了点头就急忙跑出去了,看起来很急的样子。

“醒了?”那个人坐到宁泽涛的床上,一只手摸过他结实的胸肌。

宁泽涛咬着牙,对于陌生人的触摸他是格外敏感的,如果这要是被孙杨知道的话,可能自己和这个人都会不好过...

见宁泽涛不回答,男子竟大笑起来,“哈哈哈哈...你看来是不记得我了对么?”

男子取下了自己的口罩,俊俏的脸完全展示给了宁泽涛看,在他看到他的面孔的第一秒,宁泽涛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。

许久,宁泽涛才开口。

“皮克?...你怎么在这?”

皮克,宁泽涛小时的玩伴,两人小时候关系好的简直不能再好,同吃同住同穿,在能力觉醒的那一天,在发现宁泽涛是向导的那一刻,皮克开心了不得了,原本想在受训三年后再追求宁泽涛,可是没想到这人却狠狠的拒绝了自己。


这一点皮克一直记恨在心,明明那么喜欢的人,到头来被别人轻而易举的抢走。

皮克噗嗤笑出了声,“啊哈哈哈,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?宁泽涛,你丢了我两年,我现在来带走你了。”

“这一切都是你做的?”

皮克双手插胸,非常满意的点了个头,“嗯哼。”

“你!....”宁泽涛想举起拳头往他脸上砸一拳,可是他忘了自己的手已经被铐的死死的了。

“发怒的包子真可爱呢。”皮克的手又不耐烦的摸上了宁泽涛的身体。

“别碰我!”宁泽涛眼睛里充满血丝,那一声他是吼出来的,挣扎的手被手铐给铐的泛红。

突然间,宁泽涛安静了下来,大眼睛直盯着皮克。

这个架势,是想用精神攻击?呵....

皮克伸了个懒腰,这个儿时最好的伙伴居然要用这个来攻击自己.....

"别白费力气了,那个是对我没用的~"

宁泽涛皱眉,精神攻击是向导对哨兵最好的攻击方法,自己只听过对这种攻击免疫的...只有....难道!

看着宁泽涛变化莫测的小表情,皮克又忍不住笑的肩头直颤,“是的,你没猜错,我是黑暗哨兵。”


宁泽涛抿紧了嘴,脸上开始冒冷汗,他听教官说过关于黑暗哨兵的事。

有自制力,不需要向导的辅助,做事很极端,为达目的不择手。

“你想要什么?”许久,宁泽涛才开口问道。

皮克嬉笑的表情冷静了下来,一只手指着宁泽涛,“你,我要和你结合。”

宁泽涛毫不领情的喷了个鼻响,“不好意思,我已经和别人结合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非常镇定的回答,宁泽涛皱眉。

按他了解的皮克,暴躁的他如果听到这个消息的话按以往来说应该会恼羞成怒,可是这次居然出气的冷静......

“那就杀了他,让你失去配对的对象,然后我们就可以结合了。”皮克嘴角勾勒出意味深长的微笑。

刚刚跑出去的哨兵喘着粗气,凑到皮克耳边小声了说了几句话。

宁泽涛集中精神,缩小化的鲲从他口袋里钻了出来,由于是宁泽涛的精神体,小鲲好像明白了什么,趁着皮克与哨兵谈话之余,悄悄飞走了。

-
“说吧,为什么偷看我?”孙杨靠在门框上,眯着眼打量着飘在空中的鬼魂。

右手手臂上的伤疤还流着血,这是刚刚为了抓那个鬼魂不小心给划到的。

鬼魂飘在空中,手上插在胸前,十分惬意的飘来飘去,“我为什么告诉你?”

孙杨一听这话,站住脚,眼中充满了怒火,要知道他可没时间陪这小女鬼玩过家家,自己心想也许可能活着的人找不到,些许问死的人能找到呢?

后来他发现他错了。

“爱说不说,不说拉倒。”孙杨正打算往回走,那小女鬼飘到孙杨面前堵住了他的去路,但可惜她是灵体,根本没办法碰到人类。

“等等!我知道你在找什么。”女鬼突然喊到,她半躺着,一只手玩着头发,身体随着孙杨的移动而移动。

孙杨站住脚,眼睛里仿佛出现光芒,“真的?”

“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“你说。”这小丫头片子真难缠....要不是为了知道去地下一层的开关,他才懒得和她废话那么多。

“我希望,你帮我找到我的尸体,然后把她烧了。”

“嗯?”孙杨不解。

“嘤嘤嘤,都怪那黑暗哨兵,把我尸体藏起来了,害我不能投胎,只能偷偷躲在这破楼里...”小女鬼还将脸埋在胳膊里哭起来了。

“行行行,我答应你...”孙杨最不能忍受哭了,更何况她还是个小女孩...

“那好,跟我来吧”小女鬼立马转换了人一般,从孙杨的身体穿了过去。

孙杨瞬间打了个冷颤,都说被鬼穿过会体验到世间最阴寒的冷,一开始以为是骗小孩的,现在总算亲身体会到了。

小女鬼飘到一空地上,用手指了下面的地方,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
“哈?可是这不就是一块地吗...”孙杨眯着眼,愣是没看出有什么端倪。

“眼见不一定为实...”

孙杨蹲了下来,伸出一只手往地下一碰,手指碰到的触感并不是土地的感觉,而像是一种盖子.....

嗯....找到了!

孙杨摸索到了盖子的开口,用力一拉,下面是深不见底的黑暗。

“祝你好运。”小女鬼笑的一脸诡异。

孙杨盖子建的小楼梯,一步步爬了下去。

终于踩到地了...孙杨往里一望,黑的根本看不清眼前的路,在没有光明下,再强大的感官也没用。

“吱....”

孙杨快速往前面踢了一腿,果然有个人被他踢倒在地。

听那声音...应该不止一个。

果然一个哨兵从后面抱住了孙杨,孙杨用胳膊肘往他身上一撞,长腿往他头上狠狠来了一腿。

这些哨兵也不是吃软饭长大的...一个个全都被训练成打不倒的小强。

孙杨脸上冒着冷汗,这时候一刻都不能分心,在看不到的情况下,只能用他们走路的声音来分辨敌人的位置....

左边!一个过肩摔。

后面又来了,向后狠狠一踢......

这场看起来永远不会结束的战斗。

一股味道弥漫开来,甜腻到让人心醉。

糟糕!孙杨捂住鼻子时已经晚了,脑子里一片眩晕,突然灯光亮了起来。

和之前影像里见的那个人走了过来,往孙杨手臂上注了一针麻醉剂。

-

孙杨被冷水泼了一脸,鼻子里被呛了水。

“咳咳咳咳.....”孙杨睁开眼,整个人被绑在柱子上,而比这个更让他不能接受的,还有眼前发生的事情....

宁泽涛也被绑在他对面,只不过他比孙杨还惨些,两个人隔了三堵墙的距离,宁泽涛被脱的一丝不挂。

“包子!包子!”孙杨发出嘶吼的叫声,所爱之人就在自己面前,只不过他看起来倍感憔悴。

“杨杨...”宁泽涛被强行吞了一种药,两小时内不能发声,从孙杨被带进来那一刻他就一直想喊他,可是无奈发不出声。

皮克咬着苹果,在宁泽涛周围转悠了几圈,“这就是你的结合对象?”

打量了下孙杨,皮克眼睛里满是对他的厌恶以及嫉妒,嘴角是显而易见的一抹嘲笑。

下一秒,皮克如同变了个人般,将手上的苹果一扔,跑上孙杨跟前狠狠砸了一拳头。

孙杨被按到了地上,嘴角溢着血,皮克狠狠把孙杨头在地上摩擦,棕绿色的眼睛里满是对他的不满。

“我要让你尝尝,当喜欢的人被别人轻易夺走是什么滋味儿。”

皮克站起身,理直了领带,“把他给我压着,让他好好欣赏。”

旁边的看守嘴里嘟囔着什么,“是。”他从未见过一向英明的首领这样对待两个无辜的人,但看这阵势,应该不是什么平凡人。

皮克一手解着纽扣,一手抚摸着宁泽涛的腹肌,眼里冒着星光。


小车,必看剧情。:戳这里


-

孙杨只记得,再次醒来时,两个人回到了前两天的那晚上。

生命仍旧继续,只有孙杨还记得那些事情,这感觉就像去未来走了一遭。

那晚以后,孙杨再也没人宁泽涛独自执行任务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辣辣太太,接下来看你了。

评论

热度(24)

  1. -59-尤其 转载了此文字